番茄花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124|回复: 0

[业界资讯] 微软只有这样才能挑战谷歌和Facebook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7 08: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创新,只有死亡,这可能是科技产业的最高定律。微软作为一家老牌科技企业,前有对手,后有追兵。微软也清楚自己要加快创新速度。为此它重组了核心研发团队——微软研究院,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也开始评估研发项目,看哪些可以发展成商用产品。微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找到下一项突破性技术,迅速变成产品,防止谷歌Facebook领先。
20160127_075437_692.jpg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来自CEO的命令
  这一天,纳德拉走进了微软一位高管的寓所,无意之间他被一个研发项目吸引了。此时的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已经是微软的CEO,他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吸引纳德拉注意的是2014年的一个演示产品,它可以利用语音识别和人工智实时翻译人与人之间的对话。萨提亚·纳德拉迅速下达命令,要求团队将技术与Skype整合,因为3个月后他就要向公众展示产品。
  这可不是微软的办事风格!纳德拉已经在微软工作24年了,他应该知道这点,要将微软研究院的项目变成产品一般都很慢。为什么会这样?部分的原因在于公司架构。微软研究院与产品团队是分离的,研究者可以畅想未来,不必担心发明赚不赚钱,也不用操心产品是不是符合公司的目标。
  这一次纳德拉破了例,他下了死命令,没有给下属们留下争论的时间。Skype集团项目经理李莲·里肯(Lilian Rincon)说:“当他下命令时我们还没有正式的团队开发这款产品。”迅速建团队,马上投入开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最终推出了“Skype Translator(Skype翻译器)”。
  如果没有纳德拉的直接命令,Skype翻译器的开发恐怕永远只是纸上谈兵。Skype翻译器成了微软的重要标志,由此开始CEO将亲自评估实验室项目,看它能否发展成可持续的商业产品。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微软才对研发部门进行重组,对公司其它部门的工作方式进行调整。微软的目标很明确:迅速确定技术的潜力,在竞争者抄袭之前将产品交到用户手中。
  成立新团队MSR NExT
  为了打破研究院和公司其它部门之间的藩篱,2014年9月微软从1000名研发人员中抽调约500人组成了新团队MSR NExT。新团队不是纯粹的研究机构,它关注的是那些会对微软造成重大影响的项目。与此同时,微软研究院另一半员工将致力于为公司产品寻找新的思路。
20160127_075437_965.jpg

  Skype翻译器
  最近的变革不只让Skype受益,还包括其它产品,如Office云生产工具、必应服务器、增强现实头盔HoloLens。变革还为Cortana带来了新功能,微软即将对数字助手Cortana升级,在获得用户许可后Cortana将可以扫描邮件,还可以设置自动提醒功能。
  为了掌控人们的数字生活,微软正在与谷歌Facebook竞争。微软研究院所发起的变革并非独创,它的对手早就这样做了。Facebook应用机器学习团队工程师艾哈迈德·阿卜杜尔卡达尔(Ahmad Abdulkader)认为:“微软将研发部门完全独立出来,让公司的其它部门可以随意差遣。谷歌的做法和微软完全相反。”阿卜杜尔卡达尔之前曾在微软和谷歌工作过。
  与谷歌Facebook的AI大战
  在谷歌,研究人员与产品团队密切合作,他们的工作整个公司都能看到。谷歌高级研究员杰夫·迪恩(Jeff Dean)说:“谷歌没有什么真正独立的部门,员工做的事都与产品有关。我们的研发和产品团队是互联互通的。”
  在谷歌的搜索引擎团队或者Gmail团队里,研发人员使用相同的工具,包括公司的开源人工智能框架TensorFlow。密切的协作为产品带来出色的功能,例如Smart Reply,它可以根据信息的内容向用户提供邮件回复建议。经过AI团队近一年时间的研发,2015年11月谷歌正式推出Smart Reply。谷歌新闻发言人贾森·弗雷登菲尔斯(jason freidenfelds)还说,当公司决定在Inbox中采用Smart Reply技术后,团队又花了4个月开发原型产品。
  Facebook也是这样做的,它正在开发会话AI助手M,2014年研发团队就已经开始动手了。2014年10月Facebook发表了一篇论文,谈到了研发项目的进展,按公司的计划,2015年夏天时新技术将通过Facebook Messenger进行测试。Facebook M研发主管亚历克斯·莱布伦(Alex Lebrun)每周都要与公司的顶级AI研究员会谈,探讨哪些实验室项目可以用在生活中。Facebook员工还可以通过FBLearner Flow工具了解研发进展,员工可以查看、复制、修改源代码,然后将代码用在自己的软件中。Facebook应用机器学习团队工程师艾哈迈德·阿卜杜尔卡达尔(Ahmad Abdulkader)说:“我们的实验就是这样展示和分享的。”
  Facebook CTO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说,在研发实验室和社交网络工作之间进行协作可以帮公司找到适合的人才。去年,斯科洛普夫在公司总部的发布会上说:“我可以向所有人工智能开发者承诺,只要加入Facebook,我们保证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大家的产品发送给10亿用户。“
  这种管理办法也有一个弊端:科学家可能会忽略那些看起来赚不到钱的项目。几乎所有公司都在追求平衡,防止研发部门短视。例如,Facebook指派一些员工专门关注长期研发项目,谷歌伦敦DeepMind部门只从事AI研究工作,根本不考虑财务上的回报。
  最大问题:技术转化为产品太慢了
  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当竞争对手开发出相似的产品时,微软自己的技术还没有现身于产品。例如,微软研究院科学家、图灵奖获得者吉姆·格雷(Jim Gray)早在1990年代就找到了现代数字绘图新方法。1998年微软联合创始人盖茨在大会上展示了格雷开发的TerraServer,听众一片欢呼,但从此之后就没有下文了。直到2005年谷歌地图推出,盖茨才猛然醒悟,马上命令下属在100天之内开发出自己的地图。
  1991年,盖茨和微软前CTO内森·梅尔沃德( Nathan Myhrvold)组建了微软研究院,当时曾经风光无限的贝尔实验室和施乐PARC正在走下坡路。微软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招募了里克·雷斯特(Rick Rashid),让他模仿学校建立一个实验室,优秀的人才进来之后可以不受约束地开发产品。从实验室成立那天起,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爱德华·洛索斯卡(Ed Lazowska)就担任团队的顾问,他说:“微软内部的技术转化环节出了问题,这才是最糟糕的事。”
  现在的天才更喜欢影响世人而不是独立特行,正是因为这点微软才考虑转变管理风格。洛索斯卡表示:“产品团队现在更热心了,因为不论他们做什么都失败。我们要向新创意敞开胸怀,而微软研究院正是创意的来源。”
20160127_075438_119.jpg
  微软研究院周以真

  微软研究院副总裁周以真(Jeannette Wing)上个月在演讲时谈到了公司的转变,她说:“一直以来,我们因为学术方面的成就而声名远扬,现在我们既重视科学成就又重视研发对公司的影响。”
  为了给Cortana增加新的提醒功能,微软高级研究员和产品主管定期开会寻找最佳方案。微软Windows Cortana项目经理马库斯·阿什(Marcus Ash)说,他的团队与研究员合作为Cortana增加追踪功能,公司有一些人很反对,他们认为这样的事完全可以交给用户自己去做。微软研究员总经理霍尔维茨(Eric Horvitz)表示:“如何用研究院的好创意来强化微软服务和产品,在这点上我们考虑得越来越多了。”
  改变绝不可能一蹴而就。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EO欧文·艾齐厄尼(Oren Etzioni)说,微软已经调整好了,它可以开始过渡了。2008年艾齐厄尼曾将自己创办的一家公司出售给微软。艾齐厄尼还说:“你不可能一下就转到位,它是需要过程的。”
  让CEO直接下命令的确管用。Skype翻译器背后的研发团队全力前进,开发出一款原型产品,2014年5月纳德拉在Re/code科技峰会上展示了产品,没有错过时间。微软研究院战略主管维克拉姆·邓迪(Vikram Dendi)说:“居然这么快,连我都难以相信。”
  今天,Skype翻译器已经支持7种语言。邓迪的工作就是评估MSR NExT的项目,看哪个可以适合推出了。现在Skype团队和研发团队每天都要开会讨论下一步的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