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花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5|回复: 0

[业界资讯] 创业门槛低,卡位App新经济有机会一夜暴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77 天

    连续签到: 11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3-4-11 15: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APP商机

      受到香港首富李嘉诚赏识投资近一千万,以及雅虎CEO梅耶尔捧着九亿买下你写的App(应用程序),这两者,或许有些人工作了一辈子,都很难经历其中一项。然而,Nick D’Aloisio一个年仅十七岁的英国少年,两项都达到了。
      这是一个少年靠着App致富的传奇故事,他背后的投资人个个大有来头,从李嘉诚、媒体大亨梅铎妻子温迪.梅铎、社群游戏Zynga执行长Mark Pincus,到歌手艾西顿.库奇、艺术家小野洋子,他们投资尼克写的程序〈Summly〉,总金额约一百万美元。
      白净的脸庞,深邃的眼窝,说起话来有条不紊,很难想象尼克只有十七岁。多数时候,他不爱让别人知悉他的年纪,就像是李嘉诚旗下创投来敲门时,直到来到门前,才知道这位一直与他们书信往来谈投资的人,不过是高中生。
      “我希望投资人是为我的点子而来,是被点子的价值所吸引,而不是我的年纪。”在《时代》杂志专访里,尼克说话的样子,活脱脱是个小大人。两周前的他,不过是个高中生,如今他已是雅虎最年轻的工程师。
      一场考试、一封电子邮件 改变他的一生
      故事的一切,须从一次历史考试开始。“那时候我正准备考试,尝试在Google(谷歌)查询一些难以理解的名词;问题是,查到的信息多半都是不相关的。”就像一般的高中生,当时十五岁的尼克试着在Google上找答案,很显然地,他碰了壁。
      “我就想,如果我在搜寻每个信息时,能简单做一个预览,迅速知道内容的大概,那就好了。”就是这个念头,让尼克着手写了一个iPhone App,叫作〈Trimit〉,也就是〈Summly〉的原型。
      你一定很疑惑,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有这样的本事吗?答案是肯定的。就在尼克十二岁那年,他就写了一个“手指跑步机〈fingermil〉”的简单小游戏,在App Store上架的第一天,赚进七十九英镑。
      这对年仅十二岁的尼克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我把自己的App放在平台上,没有人知道躲在屏幕背后的开发者,只有十二岁。”正是因为第一个App带给他极大的信心,让他开始对写App有了兴趣。“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和那些世界级的大公司及开发商平起平坐。”
      从〈手指跑步机〉到〈Trimit〉,又间隔了三年。为了解决自己搜寻信息的需求,尼克花了四个月写程序,直到二○一一年七月,才正式上架。
      “上架一个月后,我就接到李嘉诚写来的e-mail了。”一切的开始是这么不起眼、这么平凡,却改变了少年的一生。
      就在李嘉诚投入了三十万美元后,尼克建立了属于他自己的团队,他整整花了十二个月重新改写〈Trimit〉,还加入一些新技术,自动把冗长的文章浓缩成只有四百个字母的摘要,成了今日闻名世界的Summly。去年底,尼克遇上的玛莉莎.梅尔,更直接坐进了雅虎办公室,成了雅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工程师。
      创业门坎低 打中需求就能一圆致富梦
      尼克的故事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却真实地在英国上演。打从芬兰〈愤怒鸟〉创造第一个App奇迹之后,App创业潮就席卷全世界,不论是〈愤怒鸟〉或尼克,都让新一代的年轻人怀着App致富梦。那么台湾呢?
      四月八日晚间十一点半,才刚下班的StorySense创办人沈育德,纵使拖着疲惫的身躯,谈起他的创业梦,仍神采奕奕。今年三十四岁的他,创业已有三年多,做出最成功的产品,就是多达七十万人次下载的〈WhatsTheNumber〉。
      输入想去的餐厅名称,餐厅的电话、地图所有信息一目了然。“简单来说,就像过去我们使用的电话簿、查号台,但是又比电话簿、查号台的功能多。”拨弄着触控屏幕,StorySense工程师蔡松升示范着。
      沈育德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毕业后,一直希望能发挥自己在人工智能软件的专长,“我一直对纪录片剪接很有兴趣,在MIT也是用人工智能软件做相关应用。”他对“说故事”的热情,从公司名称StorySense就看得出来,甚至曾出任纪录片“不老骑士”的助理导演。可惜台湾纪录片市场不大,工作机会不多,让沈育德兴起自己创业的念头。
      ○九年的冬天,沈育德拿着家人支持的数十万元,StorySense就这么创立,直到一一年十月第一个App上架,沈育德整整过了两年没钱、没人、没产品的日子。纵使过程中开始有伙伴认同他的技术,提出的点子也不下上百个,曾经想过做游记App、新闻整理App,但都没能成形,直到〈WhatsTheNumber〉。
      “真正说动我这个App会有使用者需求的人,是我妈妈。”沈育德说,一开始他的伙伴说想要一个能简单找电话的App,沈育德并不认为这能有市场,将点子转述给妈妈听后,没想到却激起妈妈的高度兴趣。“我妈妈不是太常使用计算机的人,连e-mail也不会用,却也想要一个有电话簿功能的App。”
      带着五人团队,花了六个月写完,“上架第一个礼拜,就有超过十万人下载。”沈育德坦言,这款App的成功,也让创投开始注意到他们,从硅谷、台湾到大陆都有投资人注资,让他从一人团队到现在十五人的规模。
      场景转到台湾大学资工系大楼,一个不过六坪大的实验室里,正孕育着像沈育德这样拥有App创业梦的学生。手指轻轻拨动着触控屏幕,有条有理地介绍接口的功能,他们是台大资工所助理教授陈彦仰的学生。
      人才孵育室 寻找下一个九亿少年
      ○九年才从硅谷回到台湾的陈彦仰,几乎是台湾首位开设App教学课程的老师,对于台湾年轻人追逐App开发的潮流,有深刻的体会,最简单的指标,就反映在想修这门课的学生人数上,“第一年开课人数差不多是一百人,现在是三百人。”
      然而,App开发却非一蹴可几,“要做出有创意又创新的App,只会考试是不行的。”为了维护修课质量,想上陈彦仰的课还得先交作业通过第一关考试;而考题就是希望他们去观察使用者的需求,用App来解决使用者的问题。
      不管是近期热门的〈爱料理(iCook)〉或谷歌工程师林裕宽出来创业的〈Everyday.me〉,出发点都是希望让使用者的生活更便利,能随手俯拾各式食谱,与用脸书、照片写日记,他们都怀抱着相同的App致富梦。
      “三年前做App,市场供给不大,不管好坏都很容易被看到;可是现在做App,最大的难处就是要如何让大家看到。”陈彦仰说,一个受欢迎的App,要抓住用户需求,使用界面也得要便利。
      随着App淘金热兴起,台湾年轻人抢进App开发领域的人也愈来愈多,他们有的是像爱料理创办人萧上农,从App代工练起,最后走上创业路;有的则与林裕宽相同,在谷歌这类大公司学得一身功夫后,自起炉灶;现在则有更多是像陈彦仰实验室培育出的学生,从新创公司开始蹲马步。
      除了学校扮演App培育推手之外,有鉴于全球App新商机兴起,中国台湾当局在一一年十月底宣布建立“台湾App创意园区 ”。目前这个园区已召集四十二个团队,其中有十一个团队初期并非以公司形式进驻园区,但如今已有七家公司成立。而这七家公司多半以开发游戏类App居多。
      但是,经过这一年多来,由于经营企业对消费者(B2C)模式的游戏App市场已趋饱和,获利不如以往容易,因此,资策会将不再停留在育成团队的初级阶段,而是朝往「创意扩散」的方向。简单地说,就是采取开放分享的概念,将App带往企业对企业(B2B)的新形态。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